当前位置: 首页> 伤感日志

钻头螺丝

像钻头螺丝这样的工民两用品小件天坛也有,有我们就卖类似的还有,砂布砂纸砂轮钢锯丝攻套筒卡尺米尺计量称重电线电缆滑轮轴承电机水泵皮带油润滑油电风扇鼓风机只要能卖钱就,都是正品都是正规厂家都是经过检测都是保用保修包换请放心。

我们下家是一位农村出来混的年轻老婆,黑红的大脸很肉乎一对大眼很有神慢条斯理不急躁话少话硬有内涵锁锁拉锁再回来摸一次锁每次收摊以后。她的相公是一位开车的司机每次来她俩好像姐弟恋要哄,不然男人就不高兴这是刚开始后来,女人的买卖好转起来大把赚钱而男人却再没有开车机会但就是不来与女人一起看摊条件是,要女人给他买一台车就来。女人听后像嘲笑他一样炫耀说:一台车啊,我还以为啥事呢,你要啥牌子。

再下家是一对来自外地的兄弟也有个嫂子他们的条件就稍微好一些因为,他们在墙拐角处盖一半圆状条形小屋有一米多宽有门有窗户因此,看上去就与露天小贩区别很大有模有样像个文贩而且,买卖也大自己进货不乱买也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仓库和客户他就专卖砂布砂轮等磨料,规格种类齐全价格也合适。后来他们兄弟和嫂子就用一起打拼的资金再开一间专门给弟弟也有了媳妇,我知道后虽然心里很羡慕却也没敢在二哥面前提起但他也就那样假装不知道罢了,反正二哥我相信就是,就算他装作不知道假装没能力也就那个样子。

二哥的柜子对面就是全天坛最著名的“跑破鞋”这是一个最简易风筝的别称他,也几乎是一年四季全拖鞋的结果。他们是两口子在一起打拼弟弟好像也有来帮过几天忙但,终因不知道的原因没有我帮二哥的时间很长很长因为,那会儿刚开始我们好像还是一个阵营的人都在下岗和上班的不三不四中间没有下决心就会聊在一起很有面子他老婆就说,巨力再好也不去上班有股票也不去。跑破鞋真的很能窜骑一辆八零摩托全市里带东西几乎不在天坛拿货因此,他的新鲜玩意就多比如窗花纸贴也因此,天坛的很多老板小贩就很拿他开玩笑说他不噶活人不劈葱叶但,后来人家跑破鞋自己把玩笑开得更大,人家把铁柜子卖了以后在平顶屋上加盖了五间屋的二层楼仓库而且还在自己门口安装了简易敞开式升降电梯而且是自己设计施工从此,一间屋的门头五间屋的仓库就在头上肯定送不少礼金。说到这里我又开始算计“跑破鞋”当初卖的那个铁柜子,二哥曾经主动给我问过说:你想不想要我给你问问,我问过了他说要五百块,那么个破铁柜子要五百块太贵,不要他的。其实现在细想起来我倒不是对二哥没有给我买那个铁柜子没有在天坛发展立足耿耿于怀而且,我也有庆幸和惋惜和稍稍不快的说不明白杂陈五味但是,更让我怀念的是二哥他耍我你知道吧,他故意主动给我问又故意主动说柜子的坏话而且自问自答(就像以前领我去相亲见完面以后他先表态说不好看你说我这当兄弟的,就算自己看中了想谈谈也不再好意思说行啊)最终就是不把实话说出来因为,他曾不止一次地欢喜大发控制不住和感觉失灵在我面前说:今天又是五百多。你一天赚五百块你不跟我说我跟你跑出租你没给我分过一次钱你不知道啊,我怪过你吗,你嫌人家破跑鞋的铁柜子五百块贵还是有人要啊。

钻头和螺丝我想也基本上都算标准件特别是钻头这小东西,一小包一小包后来我就发现有人背个挎包就山南海北满大街的卖钻头一算才知道,别看这东西小一包一个的一个半的两个的三个的四个的等等一包就是十几块几十块上百块特别是假货,一挎包能装几十个品种万儿八千的货不是问题还不是很沉重因此,他们卖的很欢也没有几个内行不然他们怎会问你要钻木头的还是钻铁的啊。再后来钻头的发展也开始迅速,什么冲击钻头电锤钻头还有木钻头等等我也有卖过但标准件就卖的很少,就卖过八个的螺母还是非国标只是这个八个的螺母,害我很深使我记忆非常二哥拿货五厘给我五分这就是不知羞耻欺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