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伤感日志

幸福的网恋船

(一)

他打开电脑,双击桌面上"兰馨嘉园"图标,进入近几个月让他魂牵梦萦的这个圈子。

他的那篇散文,已被圈主幽兰装帧一新,配上了精美的背景和音乐相册,《平湖秋月》的乐曲从帖子上悄然流出,他躁动的心灵刹那间就沉静了,醉意朦胧的眼眸里充满了暖意。

习惯性的,他打开了小纸条,像个孩子那样将幽兰作为倾诉对象。

凌风:幽兰,我又喝醉酒了。

幽兰:凌风,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以后不许多喝酒,酒喝多了伤身子。

他大学毕业后选择了自主创业,在苏北一座小城的招商场里盘下了一个服装门市,前几年赚了一些钱,去年他和一个朋友合伙买下了城北人民路边上的一幢旧楼房,将存款全贴进去还拿了一百多万的贷款,本来以为人民路要拓宽,政府一定会回收这幢楼房,可是人民路拓宽工程一直搁置未动,一拖就是一年。现在合伙人又提出撤资,要么他拿出二百万得到整个产权,要么给他二百万要他退出。他知道他这位所谓的朋友是在釜底抽薪,因为他实在拿不出二百万来,而且这幢楼房究竟什么时候能出手,会不会升值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未知数。他看不清楚,这是个无底洞,他也不敢想,于是决定放弃。放弃就是意味他前几年的积蓄全都化为乌有。他像一个输光的赌徒,又像迷路的人在丛林里跑了一天又回到了昨天出发的地方……

他将情况简要地告诉了幽兰,并且告诉她自己的决定。

幽兰:凌风,你先别忙作出决定,给我一天时间,明天我给你一些建议,好吗?

凌风:好的,我再等一天。幽兰,你救不了我。

(二)

第二天晚上,凌风迫不及待地进入圈子。幽兰准点在圈子里等他。

凌风:说吧,幽兰,你的建议是什么?

幽兰:鱼儿的一个帖子《输和赢》写得非常好,你先顶一百个帖子,我再告诉你。

凌风:美女,行行好吧,我都心力交瘁了。

幽兰:不行,必须。

他了解幽兰的性格,作为圈主说一不二。好在他大学是文学社团的负责人,文字功底很好。不就是一百个回帖吗!他读了《输和赢》这篇文章,然后用辩证的观点大谈自己的看法,两小时后一百个帖子回完了。

凌风;幽兰,快说吧。

幽兰:哈哈哈……你真是个听话的孩子。

凌风:别卖关子,我都等不及了。

幽兰:凌风,筹两百万,将那幢楼拿下。

凌风:开玩笑吧?现在你要我命有一条,要钱没有,我就是将裤子当了也拿不出二百万。

幽兰:你那个服装店生意不太景气,是吧?盘出去吧。

凌风:你怎么知道生意不好,真是神了。可是服装门市是我的饭碗啊,就是盘出去也不够!

幽兰:不够的部分你自己想办法。搞经营永远要记住办法总比困难多。困难困难,困在家里最难;走运走运,走出去才有运气。你筹钱时跟亲朋好友说只要三个月时间。

凌风:幽兰,我凭什么相信你?

幽兰:就凭我是上海财经大学的毕业生。你听我的吧,应该没有错。

凌风愣住了,上海财经大学!这所大学在江苏的录取分数线高得惊人,他当年参加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上财这所学校他都没敢看第二眼。

幽兰跟凌风讲经济发展规律,讲功亏一篑的经济哲学,也讲企业家的成长之路。他们一边聊天一边回帖,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三)

凌风将服装门市盘出去了,找七姑子八姨子借钱,好不容易凑足了二百万,将那幢路边破楼的产权拿了下来。没有了门市,凌风更加清闲,他将幽兰博客里三百多篇文字一一读过,走进这位睿智姑娘丰富的感情世界,欣赏她唯美得如行云流水的文笔。每天到她温馨的小屋坐坐已成为他一个自觉的习惯。他曾无数次地想象,这位冰雪聪明的姑娘长着怎样秀丽的模样。她一定有着兰花的气质,高雅脱俗,清秀美丽。幽兰已成为他心中美的化身。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着,转瞬间一个月过去了。这一个月每天晚上,幽兰都给凌风讲经济和经营,凌风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每天聆听幽兰的讲解已成为他必修的功课。凌风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这个不曾谋面的女孩,竟然成了他的又一所大学。

一天,凌风兴奋地对幽兰说:幽兰,我发财了。

幽兰:发什么财?

凌风:那幢楼房有人出了五百万!我净赚了一百万!真的谢谢你。

幽兰:是北城花园的开发商吗?

凌风:你咋知道的,我周围是不是有你的间谍?

幽兰:哈哈哈,你真逗!我不了解你和你周围的环境怎么给你支招?是开发商法人代表还是其他人找你谈的?

凌风:是他们的一个部门经理。

幽兰:你答应他们啦?

凌风:没有,我说再考虑考虑。

幽兰:聪明,凌风。你就回答他们两个字--不行。

凌风:什么?到手的钱不赚?那经理说他们快定规划了,如果规划定下来那幢楼永远都不会有人要。

幽兰:别听他的,再坚持两个月。他再给你电话你都回答不行,直到有一天他们公司的法人代表找你的时候,你再和他们谈。

凌风:好的,幽兰,我听你的。

(四)

凌风:幽兰,你在线吗?开发商的头头找我谈判了,我该怎么办?

幽兰:怎么谈你自己看着办,一个大男人做事要有主见。我给你建议一个谈判的底线,如果开发商愿意一次性付款,八百万;如果分期付款的话,一千万,首付五百万再签协议,余款在一期楼房开盘期间付清。

凌风:这么多,要是他们不答应呢?

幽兰:从他们的利益角度来看,应该能够接受。

凌风:要是你在我身边就好了,我发现我有点依赖你了。

幽兰:别耍贫嘴了,要沉稳一些,祝你成功。

凌风:谈成了我请你喝咖啡。

经过几个小时的讨价还价,开发商最终妥协,以一次性八百万的价格签下了合同。凌风非常开心,同时也为幽兰的智慧和冷静所折服。

凌风:幽兰,我想感谢你,我想到无锡去找你,可以吗?

幽兰:不可以。如果你真的要感谢我,就多发帖子多回帖子。

凌风:这个那是必须的。那你能不能给我留个QQ号码,我想和你聊聊。

幽兰:在圈内用小纸条聊不是很好吗?再说我从不使用QQ.

对于幽兰的冷淡,凌风心理还是可以接受,因为在他看来,幽兰的才华智慧和高雅气质使他感到有些自卑。不过,他还是把她作为暗恋的对象,珍藏在心灵深处。

在圈子里,凌风更加活跃,他总是千方百计地在幽兰面前表现自己,表现自己文学的才华和组织协调能力。每逢幽兰发帖子,他常常在深夜,在她的帖子自言自语,将她的帖子顶入广场的热帖。直到幽兰楼层最高,他才心满意足地上铺休息。为了能看到幽兰的模样,凌风组织了一个"嘉园一家亲"的活动,要圈友们通过跟帖自我介绍性格、爱好、特长等方面信息,并能贴上自己的生活照片。他从电脑中挑选一张自己满意的相片,率先放到回帖里,然后到幽兰的博客里留言,希望幽兰能支持他组织的这项活动。活动受到了圈友的广泛支持和配合,很多圈友都贴出了真人秀,只刹那间就将圈子从虚拟世界拉向现实。而且,这一招真灵,幽兰也贴出了真人秀,但是一张背影的照片。 凌风对着那背影看了半宿,想象她的百媚千娇。就像朦胧诗一样,越是看不清的越是让他感到有一种不可理喻的美。

凌风不甘心,他不依不饶要幽兰贴上一张正面照。圈子内的人都看得出凌风喜欢幽兰,也一起跟着起哄,帮着凌风说话。幽兰拗不过他们,答应一个月后她生日那天,发两张正面的照片。于是,凌风便焦急地等待那一天,每天为幽兰写一首诗,直至那一天的到来。

那一天终于来了。幽兰没有食言,发了两张正面半身特写相片。真美啊,凌风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融进了幽兰那清澈的双眸里。他找到街上最好的照相馆,将那两张相片放大,挂在卧室的墙壁上,让幽兰日夜陪伴着他。我的生活中不能没有你,他无数次对着幽兰的相片表白。

(五)

凌风:幽兰,我现在手里有了五百万,有这样的几个投资方向,你给我参谋参谋。一是购买股票;二是购买门面房;三是再做一个服装门市。

幽兰:购买股票肯定不行,现在金融市场很不稳定,风险太大。购买商业用房是风险较小的一种做法,但盈利的周期长,资产升值的空间有限。做服装门市对于你来说是轻车熟路,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难道就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吗?能不能跳出五百万来经营这五百万?

凌风:其他还能有什么选择?还请你多指点。

幽兰:目前世界经济正处于触底反弹阶段,作为制造业大国的中国,实体经济将进一步被重视和发展。你们哪里招商引资的力度很大,你可以从这方面多动些脑筋。你可以到长三角比较发达的地区上海或者苏州的工业园区跑跑,要看准有发展潜力的企业,比如光伏或者风电等朝阳产业,和他们合作。你开出的条件是提供土地,建好标准厂房,提供较为廉价的劳动力;企业只要提供他们现有的技术和生产线以及销售渠道,每年的利润九一分成,即企业得九份你得一份。要知道这些企业每年利润的十分之一就是一个让你瞠目结舌的数字。

凌风:那我只有这么一点钱,卖土地建厂房哪够啊?

幽兰:别急,你先找企业,签署合作意向书,这个意向书只是一个意愿,不同于一般合同要承担风险,大多数企业愿意签署。然后拿着这个意向书找你们当地政府负责招商引资的领导,一定能得到重视,等拿下土地后,再用土地使用权抵押贷款来修建厂房。

凌风:做做小生意我还可以,搞大了我恐怕不行。

幽兰:凌风,你很会做人,在圈子里人缘很好,大家都喜欢你,这就是很好的商业潜质。只要诚心待人,用心良苦,你一定会成功的。我大学同学来看我,先下了,再见。

这以后,凌风在江浙沪跑了很多企业,最后选择绿源光伏集团签订了合作意向书。拿到合作意向书,由于是新能源产业,是当地政府搞经济转型产业升级的绝佳抓手,引起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一位常委组织部长主动要跟踪这个项目。通过凌风对接,从政府的层面两次邀请绿源的董事长来盐城考察,凌风也在当地主流媒体黄金档新闻里露了一下脸,尽管只有几秒钟也让他小小得意一下。然而更让他得意的是仅用十五万一亩的便宜价格就在当地的经济开发区拿到了三十亩土地的使用权。在幽兰的建议下,凌风用土地使用权做抵押贷款,按照企业的要求建好了标准厂房。企业以一个亿的资金从美国引进两条世界上最先进的生产线,不到一年的功夫,厂区投产了,凌风也从企业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凌风有了钱,腰杆子也硬了起来,他想见到幽兰的欲望也愈加强烈。幽兰,已经成了他经营生活中的神话,让他五体投地。更重要的是网络上这个虚拟的图标让他看不清幽兰的真实面目,一切都源于想象,一切都充满了神秘。得不到的永远是最美的,是的。

凌风:幽兰,你昨天给我讲的虚拟经济我还不太明白,你能不能再具体地跟我讲讲。

幽兰:好的。虚拟经济是金融深化的产物,通过货币发行、证券、股市等金融创新形式,游离于实体经济而又对实体经济有着巨大影响的一种经济形式。打个比方,就相当于我国古代神话故事中的摇钱树,通过摇动树枝就能生出钱来。

凌风:幽兰,你已是我的摇钱树,我想终身拥有。不,我不是为了钱,我想和你一辈子都在一起,不离不弃。

……

长久的沉默。凌风不断地刷新页面,也未见幽兰新的消息。约摸半个小时光景,页面提示有新的纸条消息。

幽兰:凌风,你真傻,只要你不离开兰馨嘉园,我们不就在一起了吗?

凌风:不是这个意思,我爱你,幽兰。

幽兰:这绝对不可能。

凌风: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但我还是要告诉你,否则我要后悔一辈子。

幽兰:我们不合适,以后不许这样说。如果不说这话,我们还能相见于网上,否则,我将彻底从网络上消失。

(六)

一连几天,幽兰都没有来圈子。凌风渐渐感到情况不妙,急忙到幽兰的博客上留言,发出的小纸条也如石沉大海见不到回音。一些圈友在回帖中关切和询问幽兰的行踪,没有应答;部分圈友发出诗词文字表达对幽兰的思念,但没能唤回幽兰的身影。圈友们很担心,幽兰怎么啦?她从来没有不辞而别离开圈子这么长时间,是不是病了?一时间,阴霾充满兰馨嘉园的天空,群龙无首的圈子有些乱。

最焦急的人是凌风,他为自己的鲁莽深深后悔。他每天都盯着幽兰博客的图标,希望在某一时刻那盏小灯突然亮了起来,可是日子依然在每天失望中悄然向前流逝。

躺在床上,对着幽兰的相片,凌风感到自己自私和猥琐,感到自己的爱,已经给幽兰造成了压力,燃烧过旺的爱情容易灼伤对方的心灵。有一种爱叫放手,于是他决定放弃这段本不该属于他的情感。深夜,他怀着无比的自责,以"不能没有你"为题目,用全体圈友的口吻给幽兰写了一封信,回忆他们在兰馨嘉园一起走过的日子,回忆幽兰善待每一位圈友的点点滴滴,并用最深情的诗句呼唤幽兰回来。帖子发出去后,他将自己的博客设计成只允许本人登录,然后在圈内的回帖中再次表明对幽兰的歉意,对各位圈友长期以来的关照表示感谢,告诉圈友自己将封博以自责的决定……

就在他自言自语的时候,幽兰的头像突然出现在回帖栏里。幽兰:干什么,凌风?你打开小纸条,我有话跟你说。

凌风急忙打开小纸条。

幽兰:凌风,我只是暂时离开兰馨嘉园,你我都需要冷静一段时间。

凌风:幽兰,你……

凌风是百感交集,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幽兰:谢谢你,凌风,我们将彼此的好感都深埋在心底,好吗?因为我们真的不合适。

凌风:为什么,为什么?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好让我彻底死了这条心吗?

幽兰:我不想说。

凌风:我知道,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我有爱的权利,但我不能影响你的生活,幽兰,我知道怎么做。

幽兰:就让我们彼此珍惜网络的相遇,笔砚相亲,晨昏欢笑,共同走过一段美好的时光。

就这样,兰馨嘉园又恢复了往日的欢笑,幽兰还是每天为凌风讲解经济学,凌风俨然已经成了一个听话的学生。一天,凌风对幽兰说,圈友们互动不够,还是有一些圈友发帖走人,影响其他圈友回帖的积极性。他写了一篇讽刺性文字《大师,大私,大尸》,大概的意思是一些朋友在圈子里摆出大师的派头,自恃有点学问,从不回帖。开始圈友们出于真心佩服,跟帖顶帖使大师的帖子成了火红的热帖;后来圈友们发现这大师原来是"大私",再也不关注他的帖子;最后,这位大师的帖子就成了"大尸"无人问津了。

幽兰:凌风,写得很好。我建议把"大尸"这一部分去掉,太尖刻。互动,对于圈子非常重要,但我们更要尊重圈友,有些不足点一下就够了,不能因此伤害人心。再说,人都是有个性、有缺点的,尤其是那些有才华的人,如果我们的眼里容不得水珠,就不能团结好圈内的朋友。

凌风:好的,我改完就发。幽兰,佩服你的容人之量。明天我要回一趟乡下,那儿上网不方便就不能来圈子了。

幽兰:后天是你母亲五十岁生日,你要多尽孝心埃放心吧,圈子内有我呢!

凌风大吃一惊,他从来没有跟幽兰说过母亲生日的事情,幽兰是怎么知道的?他绞尽脑汁使劲回想,终于想起来去年曾经在一条微博上提到过,幽兰竟然记得这么清楚!她心里是有我的,她心里是有我的!凌风下了楼迅速跑向小区后面的河边,在河边的小树林里纵情奔跑。夕阳仿佛亮了一倍,将波光粼粼的河面涂得金黄。他想告诉全世界的人:幽兰她心中真的有我。

(七)

忙完了妈妈的生日,凌风安排好公司里的事情,带着行囊只身一人来到无锡,找了一家旅馆住下。他来到了鼋头渚,极目远眺山清水秀浑然天成的太湖风光,碧水和蓝天一色,湖光朦胧,岛屿沉福那依山而踞的高阁振翼欲飞,山峦叠翠,亭台隐约。莫非只有这么美的山水,才能钟灵毓秀出幽兰这样兰心蕙质的女人?博大清澈的湖水多么像幽兰的眼眸,凌风觉得自己灵魂已经出窍,融进那一汪纯净的碧蓝之中。

晚上,凌风像往常在家里一样,登录搜狐进入圈子。幽兰的小灯暖暖的亮着,凌风努力控制着激动而又兴奋的心情。

凌风:幽兰,我在无锡呢。

幽兰:你来无锡干什么,是生意上的事情吗?

凌风:是……生意上的事情,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一单生意。我的本钱是整个生命,我的利益是一生幸福。

幽兰:又使什么坏主意啊,凌风?

凌风:幽兰,你别骗我,也别骗你自己,你一直是喜欢我的!

幽兰:我有这样说过吗?

凌风:你虽然嘴上不承认,但我作为男人我能感受到。

幽兰:那我严肃地告诉你,你那是错觉。别犯傻了,凌风,我们之间真的是不可能。

凌风:我不管。这次见不到你,我就不回去。

……

直至第三天中午,在凌风的再三要求下,他的手机上终于收到一条消息:我住在北塘区丁香弄15号,幽兰。

凌风喜出望外,感到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将早已准备好的钻石戒指放进口袋,赶忙到街上买来一大捧玫瑰。正准备打车,对着花店镜子一照,对自己的发型不太满意,又急忙找到一家理发店,修剪了一个很精神的发型,怀揣着激动而又喜悦的心情,钻进了出租车,径直来到北塘区丁香弄15号。

进入堂屋,左侧厢房的门楣上有着"兰馨工作室"几个字。凌风撩起珠帘跨进门去,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怎么会这样?

幽兰坐在轮椅上,带着恬静的微笑:终于还是让你见到我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他将玫瑰花放在桌上,走到轮椅前掀开那条毛巾被--他没能看到幽兰的双腿。一下子,他愣在那里竟一动不动了。

(八)

幽兰:我已经习惯了别人用这样的目光看我。坐吧,凌风。在我大学毕业正准备读研的那年,一场车祸让我永久地失去了双腿,也彻底地改变了我的人生。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我朦朦胧胧地听见母亲无数次深情的呼唤,才将我从冥冥之中带回活着的现实。现实,残酷得让我无法接受,我可以忍受世界上所有的疼痛,但我无法忍受没有双腿将终身活在轮椅上的残酷现实。我曾经绝望过,那种绝望是一个健全的人所无法体会的,那是心灵被一柄钝锤重击过而产生的经久不息的疼痛。我甚至恨所救过我的那些亲人,恨他们为什么这么残酷,让我以这样的一种形式活在这个世界上。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她的心和我一样的疼痛,那就是我的母亲。我若难受了还可以哭闹,可以发泄,但是她不能。她每天守候在我身边,用红红的眼睛看着我。我不知道她为我流了多少泪,她的眼泪是在什么时候流的。直至有一天,我以绝食的方式来抗议命运对我的不公,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她坐在我床边给我讲张海迪的故事,对我说即使翅膀断了心也要飞翔……当我答应她吃一点东西的时候,她便飞快地跑进厨房为我热鸡汤。我翻开张海迪的那本书,看到了这样一段话:"如果我能站起来的话,我想我试试跳舞,真的,这是我内心深处的一种最大的愿望。虽然我这么多年没有跳过舞,但是我一直没有停止生命的舞蹈,我想生命的舞蹈可能比现实的舞蹈更美丽……"想到自己再也不能跳舞了,心情又懊恼起来。

妈妈兴高采烈地将鸡汤端到我面前,我却粗鲁地将鸡汤打翻在地。刹那间,妈妈用双手捂住了脸,身子不停地颤动,转身跑进厨房关起门。我听到她歇斯底里的哭声,那是一种怎样的撕心裂肺!我终于感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她的心比我还痛!不知哪里来的力量,我用双手爬进厨房,和妈妈抱头痛哭,为自己的自私,更为妈妈,发誓要将这一世的泪水流完……

那一天后,我再也没有哭过,以微笑面对生活。我办了一个网店,经营得还不错,并且给一家公司做代账;后来在搜狐文艺广场创办了"兰馨嘉园"这个圈子,写写心情文字,日子过得倒也充实。由于我在圈子里为很多圈友做背景做图,我的Photoshop水平提高很快,如今是北塘区最好的之一,帮几家广告公司代理业务。等资金积累充分了,我还要开自己的广告公司。

在现实生活中,我经历了太多异样的目光,所以在网络上我不想再看到别人同情的目光,我努力使自己成为一个正常的人。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你都不让我满足,不听我的劝告非要来见我。我的故事讲完了,你的好奇心也满足了,你--可以走了。

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幽兰始终面带微笑。凌风为幽兰的坚强所感动,他不敢相信那么多优美的带着阳光味道的文字,竟然是出自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姑娘的心灵。他环视这间带着淡淡兰花气息的小屋,蓦然看见门后贴着的几十张纸条,都是他所在的那座城市的信息,有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城市发展的摘录,有招商引资的信息,有当地劳动力情况的调研,也有世界经济走向的分析……她为他倾注了太多心血。他说得没错,她心中是有他的。他从衣袋里摸出那枚戒指,走到幽兰面前。

凌风:幽兰,我是来向你求婚的。

幽兰莞尔一笑:算了吧,凌风,你有这番心意我已经感激不尽,但我最不缺的就是同情,从你进门惊异的目光中我就有了答案。你走吧,算是我求你了。

凌风:幽兰,我是真心的,你要相信我!

幽兰:我不想流泪,也不想让你看到我流泪。

凌风:不,我爱你……

幽兰:你快走!

她指着门的方向,头扭向一边,泪水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一位头发花白的中年妇女走进房间,岁月在她的脸上写下太多的沧桑。她看着女儿流泪了,根本不清楚女儿和这个高大帅气的男孩之间发生了什么,只是帮着女儿和凌风争吵。她讲着无锡方言,凌风一句也没有听懂。最后,凌风被她连推带搡地赶出了家门。

(九)

走在大街上,凌风自己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一个人在漫无目的地游荡。大街上的行人和车辆像曝光过度的相片,模糊地在白花花的阳光里移动。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凌风来到了一家咖啡馆,要了一杯咖啡坐下来静一静心情。

一切来得太突然,让他猝不及防。他要努力地静下心来,反思这两年来对幽兰的爱是不是真的。他想到了幽兰的美丽,清纯,睿智,真诚,坚强……想到他们在圈子里走过的一个又一个欢乐的日子,想到他把幽兰作为暗恋对象出现在一个又一个甜蜜的梦境中。他曾经把得到幽兰的爱作为一生最大的幸福,直至此刻,这种渴望依然不减。他无法想象,没有幽兰的日子他该怎样去度过。

我真的是爱你,幽兰。这爱是至真的,也是至纯的。这爱从来就没有改变,永远也不会改变。无论发生什么情况,真爱永存。

一位抱着吉他的歌手,走到凌风面前:先生,我是音乐学院的学生,请您点一首歌吧,每一首歌二十元。

凌风接过曲目单,点了一首刀郎的《爱是你我》。在吉他优雅的旋律里,歌手深情地演绎这首略带沧桑的歌曲。

爱是你我

用心交织的生活

爱是你和我

在患难之中不变的承诺

爱是你的手

把我的伤痛抚摸

爱是用我的心

倾听你的忧伤欢乐

……

泪水,无声地从凌风的脸颊滑落。一曲唱完,凌风从衣袋里掏出一沓钱放在桌上,对那个歌手说:就唱这首歌,一遍接一遍地唱,直到你累得唱不动为止。

就这样,歌手一遍又一遍地唱着这首歌,凌风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将自己的心浸泡在歌曲的旋律中。

终于,歌手对凌风说:先生,我再也唱不动了。

凌风将桌上的那一沓钱递给歌手。歌手向凌风鞠了几个躬,连说谢谢,谢谢。

夜色渐渐深了,凌风在想此时此刻幽兰的感受,她坚强的外表下那颗脆弱的心灵,能否承受感情的痛苦折磨?

轰隆的雷声由远而近,狂风卷积着暴雨不分点地倾泻而下。仿佛是心有灵犀,凌风迅速走出咖啡店,要了一辆出租车:"丁香弄15号。"

(十)

出租车在逼仄的丁香弄艰难前行,汽车前灯强烈的照射,使得浓密的雨雾成了一片晶亮而又模糊的光带。突然,凌风看到了远处有一个隐约的白点,雕塑一般--是幽兰吗?凌风叫停了司机,赶忙钻进那浓密的雨雾里,大步跑向那个亮点。

是的,是幽兰。他一动不动地坐在轮椅里,眼睛望着凌风从她家里离去的方向。

幽兰,幽兰……凌风深情地呼唤,跑到轮椅前单膝跪下,将幽兰搂在怀里。长时间雨水的浸泡,让幽兰的身子变得冰冷,哆嗦得像秋风里的一枚树叶。凌风紧紧地抱着幽兰,恨不得将体内所有能量都传给幽兰。在幽兰的耳边,反复呢喃着一句话:我不能没有你。

像一个在沙漠里长久跋涉的行者,来到一条清凉的小溪边,他找到了花瓣一般的唇,深情地吻着。一道闪电撕破天幕,雨下得更猛了。

……

一年以后。在锡城一幢高大的写字楼前,停下一辆银灰色的宝马。幽兰优雅地从车里出来,装上假肢的她已和常人没有多大的区别。她抬起头,仰望写字楼前"兰馨集团"几个大字,就像在电脑前深情凝望"兰馨嘉园"一样,已成为她生活中的一种习惯。

在电梯里,她对着镜子看到了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一种即将做母亲的喜悦便洋溢在脸上。

在宽大的办公室里,有人送来了一捧火红的玫瑰,标签上写着"我爱你",落款是凌风。

今天是什么日子?我的生日?不是。结婚纪念日?不是……幽兰终于想起来了,今天是农历七月初七,中国的情人节。凌风心真细啊,出差在外还惦记着我,一丝甜蜜的感动涌上幽兰心头。

几声清脆的敲门声,财务部经理走进来:董事长,这是这个月的财务报表。

好的,放下吧,叫许薇来一下。

许薇是一个很能干的姑娘,目前是总经理助理。不一会儿,许薇来了:兰姐,你不在家好好休息又跑到公司来啦,是不是对我们不信任埃

幽兰:不是,其实走动走动也是一种更为积极的休息。

许薇:这是搜狐最新的统计,点击量第一,新增主帖第一,回帖数第一。又有两位专业作家加盟兰馨嘉园。

幽兰:我知道。这几天辛苦你了,回了那么多的帖子,放心吧,我不会亏待你。

许薇:兰姐,你又偷着上网啦?凌总出差前一再叮嘱我,让我看着你不让你上网。放心吧,圈子有我,就冷不了。

幽兰:有一种牵挂叫不舍。我就是不能离开和我一路走来的圈友们,即使不回帖,我每天也要进圈子看看他们。

许薇:三个月后就是圈子五周年圈庆。凌总和我策划了几个活动,请你过目。

凌风和许薇结合圈友们的意见,策划包括组织一次征文活动,搞一次圈友相见会等"五个一"圈庆活动。最后一条是搞一次集中出书活动。幽兰将"资助五位优秀圈友将文字辑集成册,编印出版"后面的句号改为逗号,加上"请兰馨嘉园著名文艺评论家中禾先生作序,并免费赠送所有愿意提供地址的圈友"几句话。

幽兰:去吧,出书的事情要提上议事日程,倒排时间节点,不能影响圈庆其他活动。

许薇:遵命,兰姐。

手机响了,幽兰一看是凌风的。

凌风:幽兰,有好消息告诉你,南方制药公司答应我们开出的条件了。

幽兰:我就知道,如果他们还算聪明的话就不会拒绝。广州天气热,你可要注意身体。

凌风:不得不佩服,你真是料事如神。有一句歌词怎么唱来者,叫"你就是我的奇迹".

幽兰:又耍贫嘴啦?是利益使然,要想使商人成为很好商量的人,就要让他们看到可能动心的利益。好了,不跟你说这些了。三个月后的圈庆我可要上网的,而且我要和圈友们玩通宵,到时候不要和我整什么电脑有辐射影响胎儿这些没用的理论。如果谈辐射,这几年电脑已经辐射到我的基因里去了。

凌风:我们不是商量好了吗,大事听你的,小事听我的。

幽兰:圈庆是小事吗?这是大事。

凌风:好好好,圈庆是大事!再说,圈庆这天--不能没有你。

(完)

上一篇: 断点
下一篇: 江城梅花引·重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