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心情日记

物探花

沿着测线能够走进淡绿色的山影里,眼前的野地草色正浓。正是盛夏时节,青葱的麦穗儿摇动着它们向往成熟的锋芒。几个放线班的女孩子,穿着桔红色的工服正在麦浪里翩翩起舞。她们熟练地扯动着小线,如同在编一幅秀美的织锦,又仿佛绽放在那幅织锦上的花朵,宁静,绚丽,优美……

投身石油勘探的女性身影逐渐多了起来,她们常被联想成移出温室的花朵,此刻如此耀眼的现身广袤的旷野,山水之间便多了一种独有的芬芳,让铺排开地震测线的大地显得更加多彩、秀丽。像火红的芍药,又像是朝霞般的牡丹;似一朵朵低头寻觅的朱顶红,又宛如扬起笑脸的山杜鹃,一时间,本来显得落寞荒疏的空山淡水,竟然变得明媚多姿,姹紫嫣红。

隆冬时节,她们穿越冰雪,山野间醒目地燃烧起一树树骨骼清奇的梅花。穿着黄色工服的女井监,只露出一双灵动的眉眼,大红围脖儿把脸和嘴巴包得严严实实,哈气扑在睫毛上,挂上一帘好看的冰凌,俨然一株盎然的杏梅。大自然这个看起来冷酷的化妆师,却有一副爱美的心肠。放线的女工三五成群,犹如绽放在云雾中的龙游,大线小线在她们手中就像平时摆弄的毛活儿。没听见她们喊一声冷,似乎越冷,她们才开得越俏丽。这不得不让人信口读出那句诗:不是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

女性投身物探行业,自然是源于一种真诚的热爱。在一支装备精良、素质过硬的地震队里,似乎只有男人和那些刚性的设备才是相匹配的,女人只是一种描红般的点缀。而如今,已经没有人再把“勘探让女人走开”的话当回事儿了,君不见最艰苦的第一线,也常能见到飒爽英姿的找油女强人。仔细想想也就不难明白,在辽阔无垠的大草原上,如果没有散落其间的花朵来装扮,谁还能感觉得到草原是美丽的呢。

好看又有用,这正是物探花的特点。我爱那一朵朵伴随着金戈铁马走天涯的石油物探花,爱她们野性的芬芳,爱她们奉献的情怀,更爱她们坚定不移扎根大盆地和构造带上的爱的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