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故事

覃风千迢,镌意心晖

一拂柳靥,一盆流水,一目白云,三两青丘,几抹晕霞,禁不住柔指一抖,便刻圈成画,镌意下一缕离春困雨后静怡的夏日清凉。堤延柳暗处,隐逸着簇簇花香,戏蝶俏蜂萦绕于菲林香径,摇落了一地芬芳,花香化作一枚枚跳动的音符,夹杂着花粉轻扣粼粼微漾的湖面,几叶扁舟婉约着携零星落红的微澜意向远方。

向远何方?西毗三潭印月,东临平湖秋月,缘湖凭栏,于荫道长廊通幽处,随处可见文人骚客,背井游子倾怀的拜月方亭。

时值情节,四方亭阁,或老或少,不论背包客,抑是摄影人时隐时现。伫立于清雅遗韵的高台,偶然翻开朋友圈,母爱赞歌已然进入了循环模式,运行良久。踮着,举目远眺,青丘遮幕,纵然望穿欲水,亦无法眉目传情。气色徐温,三晖难觅,往日一撮撮缀绿愈演愈深。离春之际,夏风渐起,滚滚思相,唯镌念千迢覃风,兼程万里,寄予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