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伤感日志

我化了你你化了我

什么时候,我还没有走出大门,你就在大门口等着我;为什么,你买一件连衣裙,却拉上了我这个不懂“女儿装”的外行当“参谋”;你问我“美吗?”只见你胸前淡黄色的飘带在眼前飞舞,我笑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对我不再说“我,我怎样”而说“我们,我们怎样”。当我们面临一次短暂的分别,我逗你说“天有不测风云,如果我出事了……”你惊呼了一声,嘴唇抽搐了一下,同时制止地捏住了我的胳膊;尔后,你的嘴角深深地窝进去,蕴怒地瞪了我一眼,你仿佛望着天边发愣,想起了什么。

立时,你的眼圈一红,眼眶盈满了泪水。呵,你大变了!你不再那么骄傲、任性,而是那样地温顺而恬静。你把我看成了你自己,你仿佛说,“我属于你”,你心里仿佛只装着一个“金字塔”,这座“金字塔”就是我。

自从降生人世之后,生命给予我的求生力量是那么顽强,而这种顽强的表现心理,就是意识到“我”的存在。仿佛来自天边的神力,仿佛是一种生气灌注的魅惑力,我怀着童稚般的好奇心注视着你。

你,大自然的杰作,美中之美的化身,一个生活的多情者。你象一束看不见的电子流,又象一束耀眼明亮的激光,穿透了我古堡似的躯壳,融化了我整个心灵。从此,我的心里有了你。我朦胧地觉得我不是“我”,我是“你”,影响我的,“操纵”我的,还是你。

是的,你以我的方式出现,我以你的形式再现自己。我们互为形式,互为美。

我被“你”化了,同样,你也被“我”化了。恋爱的双方,当走到“我化了你,你化了我”的境界,爱情才升华到一种忘我的富有牺牲精神的境界,从而高尚纯真。

爱,当走到了“我化了你”而“你非我化”或者相反的时候,悲剧就出现了。

爱情的悲剧,家庭的悲剧,就在于这两者的脱结。

当一个异性走向你的心里,当家庭关系亮起了第一次红灯,问问自己:是不是“我化了你”或“我化了你,你也化了我”。

(选自1991年4月第一版,百花文艺出版社,郭枫主编散文集《芳草地》。原载1986年5月10日《江西青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