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生哲理

雾气。

蔓延。

能见度很低。

他还在行走着。

衣衫褴褛,表情木讷。

他已经走了很久了。

那束光就这样照了很久。

他看了看地下。

脚印还是一前一后的被雾气掩盖着,他确信没走重复的路线,因为地面一直平整。

地面一直平整,不知道方向,不知道大小。

而且,

没有第二个人。

他愣着,像是在回忆他出现在这里的线索,只是没有头绪。

他在原地待了很久。

雾气太浓了。

时间推着他往一个方向走,一直走。

直到那束光的出现。

淡淡的黄色,快要被雾气吞噬,却又那么明显的入眼。

他下意识地往光的方向走。

时间编织。

空间一维的仓促,增加的是长度,抛下角度深度不顾。

极度失衡。

空白的空间,

扭曲。

喘息,一种强烈的压迫。

溺水般挣扎,

没有任何可以依附,

即使拼命挥舞。

他两眼无神的看着。

依旧满是雾气,透着光。

很远的远方。

他注定要往前走。

很久,很久。

这样走。

这样走。

很久,很久。

时间锋利,切去所有记忆。

他只想走下去。

直到他走不下去。

只是征兆出现的毫无预计。

模糊的足迹,直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密集。

他才活了过来。

然而,那光,

没了踪迹。

淡淡的黄色。

——代叶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