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心情日记

蒹葭.清莲.冷梅香

倘有一院落,修一池浅水,种半池芦苇,半池荷花,暗自清净暗自凉。倘有一寸土,种几树傲雪梅花,缱眷了冷梅香,暗自风雅暗自赏。

争渡争渡无缘遇鸥鹭,误入芦丛深处,遥听一曲蒹葭倾诵。寥落情思,心念起《诗经》里清瘦的芦苇,是芦苇的飘零成就了它的相思吗?蒹葭初生色青青,白露凝霜绕枝行,在水一方终不得,疑是蒹葭两茫茫。而今眼前的蒹葭没有忧伤,只是任性的孩子随风摆动。得半池蒹葭,不是相思百转肠的凄凄切切,不是在水一方的溯洄求之,而仅仅是不矫揉造作的宁和,是随风舞动的女子飞扬的裙角。

半池蒹葭半是荷,半似造作半自然。苇子们是我从《诗经》中赶来的,那莲花则是我在佛前求来的吧。《阿含经》中说:莲花生在水中,长在水中而不着于水。生在人间,出于人间而不执着人间的法。若能小辑轻舟入芙蓉浦,大可觅得三分莲韵一缕香。若能得荷塘里田田的叶,也可看尽一一风荷举。传闻雅士喝茶,黄昏时分将茶叶放入快要收拢的荷花花蕊中,次日清晨取出,将花露和茶叶一起煮沸。听来别样的雅致,世人难有的闲情。若得一枝出水芙蓉,可安放困顿的灵魂,一花一世界大抵如此。花塘半亩,处处莲花开,流光一度,残荷听雨声,浮情不减触景生。看盛放的莲花可吟唱“一念心清净,一花一净土”的禅句。观凋败的荷花可堪叹如莲的女子。细想妙玉就是这样的女子,骨子里的清幽,黛玉也是,葬花焚诗,自己把自己的内心开败,败了仍然高傲,不食人间烟火。

芦苇已然蓬飞过,清荷宁寂香凝蓄。暗香浮动孤芳赏,小池旁侧冷落梅。梅是代表气节的君子,也是众人偏爱的女子。姜夔爱梅生《暗香》描《疏影》,声声漫语,应着红鄂无言,香冷入瑶席。林和靖梅妻鹤子也洒脱,一联“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成就了遗世冷梅香,后人吟且芳。他们以梅咏怀,一世飘零容衰说与冷梅听。诗人当梅为知己,我亦寻梅踏古迹。飘雪无声寂寂落,素手拨弦弹一曲,高山流水诉与冷梅听。

喧嚣或是宁静,沉浮或是安然,有着淡淡的感情寄托和精神抚慰总也是好的。现实声色的追逐中愿你我能在偶遇莲花时能忆起自己的本心本性,世俗功利的贴近中愿你我能在一株梅花中看到自己的色彩。

虽说风月无古今,情怀自浅深,但于岁月流转中能有自己欢喜的事物,有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有着一个美好的故事,守着一个月亮似的幻梦,生命就是美好且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