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故事

青山

那是一个临窗可见隐约山岚的座位,那也是个抬头便可看尽过往同学的座位。

那时,我爱着日日蔓延至走廊,随风翻飞的叶子,爱着跳跃在桌上斑驳的阳光,爱着远方静默不语的青山,爱着青山上容颜白净的云团,爱着那个偶然会经过窗口,如青山一般的少年。

我不知道他的姓名,亦不知他的一切。只知他面容疏淡,折射着我年少全部的仰慕。可是卑微如我,尽管是极其难得的匆匆一现,我也不敢抬头对视他的目光,生怕有谁窥探出我眼底过早的情愫。唯独在他远去之时,才会将书本放下,小心翼翼地目送他的离去。是的,我唯一敢直视地,只有那一张背影,对他所有的印象,也只是一张背影。

我见青山多妩媚,可青山见我并不如是。

日子在层层密密的怅然之间如流水一般地迁移,他时而徐步在微风细雨里,时而伫立于万丈日光中,时而叹息在我三三两两的诗句里,又时而踱步在我将醒的睡梦间。深重的学业压力与刻骨的相思纠结缠绕,我的心沉郁得仿佛升起漫天厚重的云朵,随手一掐,便可滴出无数纷纷的水珠,雾湿了这整片的年华。

在最素淡的时光里,他于我,是山林里初生的明月;是湖水里碧绿的树影;是隔着一片蒹葭,泛舟而过的公子。可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我始终清楚,烟火只可盛放于夜空,有些印象,终究会凋谢在过往的光影里。但那颗太过年轻的心却固执地认为,他会是我青春岁月里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是日后想起,仍会感慨不已的情深。

在很久很久以后,突然发现自己从未爱过,甚至是喜欢过他。只是借用他模糊的影子,编织着一场美丽的幻梦。在自我的想象里,他完美无缺,拥有着我所向往的一切。那曾令我深深依恋着的,是投影在他身上的另一个敏感的自己。

年幼时总以为永远是风花雪月时满心倾覆的一瞬,待这一生青山看遍,始知永远是去尽雕琢,不随物转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