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伤感日志

男人与诗歌

静静的走在文字中,那是男人已久的习惯,世界与城市的喧嚣都与他无关,他总是会深情的一瞥,那是他多情的象征,他不像女子那样倾心与繁华。就像他总会置身于烟雨中轻轻的不知不觉的走来。那是他手中的画扇,在轻轻的摇曳,衣袂轻舞迈动着轻盈的步伐。好像男人早知道女人会依约而来,就想着要如此的等候,。

男人还是若有所思的为女人撑起了伞,也不愿多说一句话了,着一身紫色长袍衫信步与林间,竹叶掩映,那是他最钟情的地方了那是梦开始的地方。那种熟悉是他和她相约的地方。

他从不爱听太过于浓情的句子,他喜欢置身与山水中,轻谈着优雅的文字,说重了他只会默默的离开,他总是那样有一股柔情与倔犟,从不会在她的面前由此的软弱。

是否是他习惯了与她相依的日子,他轻轻的为她披上了一件青衣或许他知道她会是那烟波江上的一支独秀,他不会拥有她太久,或许他认为诗歌的魅力 在与游遍天南海北,才能满足与他的需要。

她 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好像那已是蓄谋已久的等待,就像是她早就会知道他要离开,默默的而为他把酒言欢,清酒诉衷肠。

他不不知道离开是怎样的结局,那是以为情感的需要,或者他习惯于为女人写诗,习惯于那么温情的婉约,倾情于世。

她太懂他的心思,以为一句欺骗她就是那样的麻木不仁,她只是平静的知道,他的来到又是必有所求了。

是否认为还可以再续前缘,如果被遗弃是拖知以往的托词,她与怨恨的不应是他的离去。

如果还不会知道被爱是应该如此,或许,与知相约的只是一纸空文,也许,要见一次,还是不是两情相约。

男人与诗歌,那是在心里流淌的热血,还是因为血脉相连,就那样如此的简单,

一切归于平静,至少道德,与法度都抛之脑后。

男人总会坦露他如俊秀的般的如梦幻般的才情,他的心如海底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