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故事

杂念

Chapter1
坐在教室的最后排,望着眉飞色舞的他一个人静静发呆。
有些东西,其实本无大用,只是却要被某种东西束缚在同一平面的同一个点。
好奇这样的结果会是如何。于是我找了一堆零散的线,将其系在同一个点。
然后我得到了一个鸟巢。
我便随手丢进了垃圾桶。

Chapter2
窗外的风有些大,终于降温了。
树木上的纸条摇摆的厉害,有些叶片甚至从树冠随着风飘了很远。有些羡慕。我也想飞。
然后我跑上了顶楼,站在了边缘。
当我张开双手去感受这个世界时,我感觉到了风拂过我的身体,有些痒痒的。它们在我的身体四周围绕,我享受着与它们在一起的感觉。
有个人伸手将我拉下,他的脸部表情告诉我他有些生气。我望向他,他凝视着我的眼睛,问我是不是要寻短见。
我摇头,我只是想飞。
飞?你神经病吧?飞出去了就没命了。
我依旧不说话,望着他。他的脸有点陌生,又有点熟悉。
他的眼睛似乎喷出了红红的火焰,望着我一脸的呆滞,他甩手就走。而我,一句话都没说。

Chapter3
昨夜我梦见他了。
依旧是我熟悉的格子衬衫。
身上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
我停住了脚步,注视着他,看着他朝我这个方向走来。
我并不知道他要走向何方,但是我知道他绝对不是走向我。他的步伐一直有些快,但是在我的心感受下,却觉得无法言说的缓慢。
一步一点,敲击在我的心尖。
疼。
梦境中,现实里,相互穿插。
一整夜迷迷糊糊就是我望着他与我相视而行的场景。
走了一整夜,为何还没有走到我的面前?
刹那间的窒息感将我惊醒,上单薄的被子让我有些瑟瑟发抖。紧了紧衣服,侧身而卧,却再也无法入眠。
说不出的想念。

Chapter4
权力真的是种很讨厌的东西。
讨厌被压制,却还是接受不了现实。有些茫然,有些无奈。
想法,是种和权力无法抗衡的东西。
我在天上挂了好多美丽的梦,一个一个,都散发着不同的光芒。星星点点,仿佛都在向我招手。
我望着它们,有些无力。
曾经是自己将它们挂上了苍穹,如今,却自己转身离开弃它们于不顾。在它们心中,是否是我太过于冷血。不知道。茫然。
无名之火在心中沸腾。
冥冥之中我看到了天际的那些星辰一个个像泡沫般灰飞烟灭。
我望着,一滴晶莹划落。

Chapter5
或许,当一个人承受了太多,那便注定了会变得坚强。至少,在别人面前,是如此。
掺杂着不自然的笑容,其实却是异常的无力。别人总是看不到一个人默默在黑暗中舔舐伤口的脆弱不堪。
当因为心事重重而无法入睡,睡梦里的人儿却异常的享受着温暖的睡眠。
想起那一?g黄土,宣示着我的无知,面容刹那间苍白。
我并非你们所熟知的那副模样。为何要捆死我?一只被笼子束缚的鸟尚且还有笼子大小的活动空间,而我,却被五花大绑,无法动弹。
我觉得我的呼吸在一点点变得稀薄,我的体温在一点点降下,我仿佛是入了魔,在走向那一刻的终点。
或许到最后,他们得到的,会是一具死尸。仅此而已。

Chapter6
其实,爱情,是什么?
有的时候觉得,一个人自由自在挺好,有时,却觉得有些渴望温暖。
但是我讨厌随时随地连体婴儿般的感觉。就像是被数不清的细线缠绕着,无法自由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理想中的爱情,其实只是简简单单。
午后阳光沐浴下两个人彼此坐着,一杯清茶,一个微笑。
落日斜阳下两个人相视而笑。
图书馆中独自捧着书本默默无言。
不需要多少的话语,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可以了然。
当我一个人走在阳光下的时候,望着从树木裂缝中透出的阳光,就像给周围的叶片镀上了一层金色。
其实,一个人也很好。何必寻找爱情。

Chapter7
小刺猬。
当我们化作一抹余烟,悄然散去,天际的黑幕一点一点向中央拉拢。刹那间的光晕从黑幕中透露出来,耀眼的睁不开眼。
一步一步迈向终点,我似乎看见了彩虹。
一点一滴冲向云霄,我看到了漫天星辰。
说好了要一起去飞,我在终点处等你。
你说,我们给了彼此温暖,嘻嘻哈哈却少不了关怀。
我说,我害怕离开,因为害怕接受不了离别的痛处。
其实很多时候我努力的去掩藏,只是因为怕你担心。你也总是说我瞎想,担心的太多。
对着你不需要解释什么,早已透彻。相视一笑,你便懂那究竟是心底的笑容还是伪装。
一个拥抱。这是写给小刺猬的诗。

Chapter7
网络不好。
似乎,脑子也有些短路。
今天并不愉悦,没有我预料中的感觉。突然有些暗爽,缺席了一场重要的汇演。据说,是精彩的,很多人令人刮目相看。但事后的观察,却让我觉得只是枉然。
我曾经天真的以为,这是一块金子,虽说是蒙上了蜘蛛网,却依旧可以看得出本质。但是当我慢慢去抠那突起的金色时,却有些惊讶于里面漆黑的一块。我说不清这是什么,似乎,我不该以我随意的一瞥而断定这个事物。
好奇心求胜的我拿着凿子慢慢凿开,斑驳的黑色渐渐突显。
是我眼花,还是你们看到的只是表面?
当整块黑色的物体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惊讶我的表情竟是满眼的唾弃。是否是我贪财,爱金子不爱碳?
或许是我看惯了平时那些孤傲的嘴脸,那些自视甚高的人脸上总是贴着另类的标签,生怕被埋没在平庸的人群中,可是到头来,我只是一个白眼扫过,然后继续让他们当我生命中的陌生人。
或许,你会说我太清高。的确有些吧。
想了想,觉得有些好笑。
瞥见旁边的一瓶502胶水,莞尔一笑,或许,应该帮你粘上你华丽的外衣吧。
让你做你的自负。
如此,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