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伤感日志

浅夏的伤

终将是走了,独自站在街头,我该为谁而歌?谁又能为我的轻狂买账?山重水复,相隔一路又一路 ……

--记

六月里,多少的相聚、分离,多少的相遇、错过。在一起的日子,不过是蓦然回首的一笑,原本是自欺欺人的谎言。人生,本就是在品味中度过,你的痛苦或许就是我的忧伤。又一个夏日风凉,当一切喧闹归于平静,留下夏日的伤是唯一,孤独也好,寂寞也罢,人流人海就这样走过。正如今日的高温,空余昨日淋雨的凉。

时间就像一滩死水,从来不曾改变。我从不知道是时间带着我走向何方?何时才是尽头?默默的彳亍,磬书我的流年,纵有泪千行,何人相识,更与何人说。

曾经期盼着,梦回无数的岁月,迟迟华墓,痴痴一盼。欺骗自己的分别,可笑自己的聚首,方才明白,落花凋谢,黄叶无情,漂泊的千朵蒲公英,凌乱了等候千年的红尘,洒落满地。路不拾遗,只不过是无言以对。或许时间久了,淡忘也就忘记了,慢慢地,终究消失在相遇的地点。陌生……

夏日的炎热,总是不断冲蚀眼前的一片茫然。漫然漫步如此,我以为飘过的浪花能够洗涤,总是遗留的痕迹。却是错了。伤痕逐渐清晰,不再隐隐犯痛。多少烟水,是在黑夜浑浊,而后又变得清晰。今天起得特别早。

鸣蝉易语,晨光初泄,缕缕波丝邀谁知?亭栏阁角,垂柳枝宇,影落映水动鱼鳞。静如此,不飞度。

掬一缕浅夏的伤,阡陌红尘,花已非花,过往的路上,我知道,你将是我最美的相遇。或许,缘分就是邂逅,只是擦肩而过的太快,当醉花阴下,霎那回首,青春的枝头已泛黄,轻叹红颜,只是镜中苦,鹤已飞去,转头成空。

那是流失的岁月。

一滴雨露,夏日采撷的红豆,总是漂泊在垂柳直下的尖头,在这片本不该有的迷雾中朦胧。细雨好似一帘幽梦,或许没有阳光,但又能遮挡住什么。我养的那一盆万年青倒是捡足了便宜,可以了那已凋零的康乃馨。一年红春,倦了她的世界;一眼青叶,何时萧潇红唇。

我喜欢夜里一个人听雨,那滴落的是叹息,一个人的地方,带着些许忧伤,沉静而薄凉。这是注定的重逢,将不再是过客。跟着雨走,忘了雨中无你,而你只在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