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成功励志

雪里梅花醉

  口任 崇 喜
  
  如果说有什么花儿能让我想起冬日,那就是梅了。
  
  梅花卓尔不群,绝不媚俗争艳,只在万物萧瑟、寒风刺骨时芬芳随风而至,花香袭人而来,优美、清明地面对纷乱复杂的世界。一片白茫茫的旷野上,一株红梅突兀崛起,这景象该是上苍挥动如椽大笔,饱蘸了浓墨画出来的。它就那么随意地立着,恰似月下随意吟就的一首晚唐诗篇。
  
  “千红万紫,终让梅花为魁。”“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在冰天雪地的季节中读这些梅花诗,真是暗香浮动令人陶醉!从古至今,文人骚客们就没少吟诵梅,把它的格调定为冰冷孤傲超凡脱俗,把它看做是与严寒作斗争的楷模。其实这只是人们的一厢情愿。梅就是梅,说它孤傲也好,说它不羁也罢,它自然地在冰雪中屹立着,自在地散发着沁人心脾的幽幽芳香。的确,在漫长而寒冷的冬季里,梅绽开了她的花苞,开始去撩拨自然的真性情,它并未因其在这个季节的独树一帜而过分张扬,也并未因它的冷艳而孤芳自赏,只是颤颤巍巍地开出那么一两枝,瘦瘦的,带着一种凄楚的孤傲,刺破了冬的阴翳,亦不像昙花那般敝帚自珍来抬高自我的身价。它独自凛然静放着,流溢着暗香。先贤用生花妙笔为梅写出的佳句流传至今。“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最为浪漫写意,梅花香气被月色浸润得清馨可人。那月色中的梅,静静的,并不顾盼流目,浑身透出一个“纯”字;“一枝密密一枝枯,一树亭亭一树疏,月是毛锥烟是纸,为予写下百梅图”最富雅致情韵,充满想象力……好想上前折几枝带回室内,插在床头,好做一个清芬的梦。
  
  说到梅必会令人想到两种东西,那就是酒和茶。酒和茶都是文人的清物。杯小乾坤大,酒不醉人人自醉;茶宜清心,漂漂浮浮的一如人生。古时的人们最爱在雪中的小亭中“煮酒”“焙茗”,月色当然是清辉,一派淡烟轻雾,有江南烟雨的迷蒙画意。这样的月光下梅才愈发亭亭玉立、万种风情。此时,酒香与茶香交融,齿际含香之余又有梅香与寒冷隐隐过隙,再来吟风弄月,不是很风雅的事情吗?“诗写梅花雪,茶煎谷雨春”描述当时的情景最为贴切。在饮酒品茗之际,与二三友人坐而论道,岂不快哉?“我家洗砚池边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可谓一语双关,启人心智。
  
  “腊后花期知渐近,寒梅已作东风信。”看到梅,就感觉春,是一个愈来愈亲切的字眼;暖,是幅愈来愈清晰的画面……梅冒着风霜而争妍,与白雪相映成辉,当是只可远观不可近亵的。冬日里,在雪的怀抱里做梦,也会梦见自己在漫天雪色中飞翔,梦内梦外,闻到的是梅花沉着飘洒的气息,听到的是春天即将豪迈回归大地的声音。踏雪寻梅!那是一幅真正绚丽的画、一首动人的诗。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