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励志创业

记忆镂空,随心犹存

编辑荐:语句通顺,句意流畅,言辞优美,叙写形象、生动、鲜明,语言表达能力较强。记忆镂空,随心犹存,旧年的青梅,曾经的故事,如今已是尘埃中的一粒沙,散落而去。

春去,夏来,日子不紧不慢,一朵花开了,败了,琉璃了春花秋月,更替了日历本的页脚。当风沙吹老了岁月,苍老了容颜,繁华似锦而来,萧瑟薄凉而去,寂寂情阑珊,记忆镂空时,谁在转交处独自留白?谁一支竹箫吹到明,执拗了记忆?散落的是尘烟,留云的是记忆,你是否还是你,我是否还是我,不改初衷,不改本原,记忆镂空,依旧还在。

当时光机,走过了一年又一年,记忆中的人和事,深深浅浅,随着时间的滴滴答答,一些溜走的无影无踪,漏沙般留藏的,是那些烙印般在怀的旧景,原来光阴雕刻了你我他,却镂空了记忆…… 记忆镂空,谁犹存?谁云淡风轻了庭院?谁铭记在心了笔记?花开花落花满天,缘来缘去缘如水,情来情去情随缘,不忘的风语,记录了摇曳的片段,留存古城,镌刻了画墙,记忆镂空,随心犹存,可好?

一季花开,一季花落,一朝晨曦,一夕晚霞,暮鼓晨钟,寒暑交替,记忆中邂逅的栀子花香,是否在歌声的韵律里留存,幽香回忆的长廊;相思的丹枫红叶,是否禁受了雪霜冰封,依旧记忆犹新,完好无损。当来来往往穿梭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排挤,遗落的是淡淡清香,或是依依的不舍,都在这一纸霜白天色里,改写了记忆。

走过红尘烟云,品过浮世清欢,可以自然些,自如些,放下负重叠加,在回忆的方格里,留下清芬的段落,诗心的句子,镂空浮萍串串,存生安然的闲窗,回忆于青瓷白瓦檐下,回忆轻松入睡,让那袭美好犹存。可以选择风起珍惜,云涌放弃,忆起了素白,忘却了灰暗,人生的宣纸上,来去随心,挥洒自如。

雨落,打湿了满天星辰;风吹,草动了苍绿脚印。光阴无声深流,藏一笔际遇的脚页,于黯淡的田间,种下茁壮的种子,多彩记忆的霓裳。过滤了尘埃的颗粒,打磨岁月的棱角,留些温馨于记忆,留些馥郁于素锦的歌声里,让回音更响亮些,让回望更圆满些,许拾忆的时刻胜雪,忆起的月色如莲,如镜,洁净不掺尘埃。

记忆镂空时,犹存了你,犹存了经年,那便是雕刻师的莫大欣慰,时光转身须臾之际,靓丽的回眸,在记忆的发簪中凸显,犹存了一袖紫陌,存了一扇的清爽,五彩缤纷也好,素雅清洁也罢,存下了诗句的点睛之笔,柔肠百结的端点。不论岁月的风铃嘀嗒几何,夏花翩跹几度,记忆镂空时,随心随缘犹存,最好!

已逝的折纸扇,携着童年的游戏、玩伴,淹没在时间的长河,沉静入厚厚的诗经里,页码凌乱,页脚破旧不堪,忘了,去了。那锦色的华年,总在月落乌啼的涛声中,捡拾一张张旧船票,希望有那么一个夜晚,再次登上记忆的客船。记忆又一次镂空,落白一地情怀,淡淡的,浅浅的,素雅静谧的随心拾忆,默默祈祷,那朵唯美的记忆依然犹存。

随心随缘,看门前落花流水,缓缓而去,抵达记忆的水湄,安然的姿势,禅语残月的遗憾,在一怀释然的清风里,拾起落白的纸页,也许是某个路点遗落了缤纷的颜色,回首时落红无数,无从捡拾,阻隔了远山的一厢心情,镂空其中。记忆的风吹过,再读它,一树风景看透,原来我们都是一窗风景,花开花落,随缘看过,仅道是平常!

记忆镂空,随心犹存,一尊芳酒,浓烈与否,品味方知,随心些,方能近水看月是月,听风是风。楼台亭阁,琉璃烟云转瞬即逝,海市蜃楼,浮华而过,记忆收藏了谁,镂空了谁, 许是前世已定,无需惊讶,无需纠结,都在一抹流云中,随风而去。

一个花前,一个月下,初见的青梅,心中的竹马,已经是陌上寒烟,犹如书籍里的陈词,絮叨不得,记得也好,忘记也罢,唯有陈藏在心的一抹感动……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记忆镂空,随心犹存,旧年的青梅,曾经的故事,如今已是尘埃中的一粒沙,散落而去。流年随风,静静拈花一笑,让落花,沉香,飞过,留痕,在流星不语中,通透记忆的词笔,让它依然嫣然如故,镂空时,随心犹存!

文 落梅雪舞 QQ 1697814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