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励志创业

梦里花落知多少

再不敢奢望,天上的星辰并不属于我,更不会属于任何人。自从三番五次的经历,懂了,痛了,然后也倦了,明白了再怎么挣扎,也逃不过笑话一般的命运的安排,索性甘于平凡,也不再执着于自己曾经的信誓旦旦了。命运偏偏喜欢开玩笑,而我们注定了是被嘲讽的对象。

人啊,一定会有豪言壮志的时候,而这样的“猖狂”多半是发生在年少的时候,老夫聊发忆往昔,少年啊少年,你们和我当年一样狂妄自信,如今我也老了,我年轻时的伟大理想实现了吗?我们总是在一直的经历,也明白了很多的道理,虽然这些道理早有千百万的古人诉说过了,但我们还是固执的不以为然,相信自己一定可以与众不同。谁都以为自己是与别人不一样的,以为也许真的只是我们的以为了,人们虽然是不一样的,但我们的经历和感慨是多么惊人的相似啊。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惊人相似的事情还多着呢!

现实不如意的时候,人们往往借助于幻想,物质上如果得不到满足,心灵上就更不能有所亏欠了,吃不饱的时候,可以想象有一天自己得到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而且这样的佳肴以后天天都可以轻松的得到,这该有多么的幸福啊。人儿,是多么的脆弱啊,所以需要别人的安慰,如果得不到别人的安慰,或者别人无法有效的安慰自己的时候,自己也可以很好的安慰自己,而且这样的安慰是持久而高效的。

大梦谁先觉醒呢?现实无法给你想要的一切,梦里或者幻想的时候,却可以给你短暂的慰藉,就像人们并不喜欢酒一样,饭桌上却总是需要酒一样,喝醉了,迷迷糊糊的时候,才可以自我麻醉,才可以和自己的心灵真实的对话,才可以说自己平时不想说的话。做梦的时候,其实和醉了的时候相差不大,只不过一个是虚幻的,一个是真实发生的罢了,但它们都是你心里的真实想法。做梦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就像你闻到别人家的饭菜香,你知道是吃饭的时候了,而且你会觉得他家的饭菜更美味。

做梦是一种奢侈,年少的时候可能还会经常做梦,当你因为工作或者学习的忙碌的时候,夜里需要大量的睡眠时间,所以压根不可能会做梦,因为做梦只能说明你睡眠质量不太好。如果梦不到了,那么白日梦也可以是一种安慰。如果一个人没有精神上的支撑的话,那么他的生活一定是乱七八糟的,人可以饿死,当然也可以失魂落魄而死,肉体的折磨只是短暂的,心灵的摧残却是一辈子的。因为做梦的时候越来越少了,所以梦的价格也就昂贵起来,当然我们也不再重视梦了,因为接触的不频繁了,梦的意义也淡了,还有就是我们也明白了梦与现实的关联——几乎无关联,庸人自扰之。

昨夜一场梦,有点真实,但更多的还是荒谬,这梦里都是些不可能的不可能,也许还有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味道吧,但是剧情却改编的有点大啊,连我自己都知道梦里发生的是多么浅显的谎言啊。让人知道,我们也并不完全理解梦,我们喜欢的只是美梦罢了,但梦里不仅存在荒唐,甚至也会出现噩梦的困扰。美梦与我们的梦想相似,噩梦犹如我们经历的坎坷的生活,人生就是美梦与噩梦的交织与轮回流转。梦不一定真实,但却是我们生活的延续,睡梦里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梦里发生的场景就是我们的另外一些不可思议的经历。奇怪吧,奇怪就对了,因为这只是一场梦。

梦是不请自来的,所以它不一定受到欢迎,比如说噩梦是会被自己吓出冷汗的,而美梦也会为自己的美妙梦境所着迷,谁给梦作了划分,并没有谁刻意这样做,而在我们醒来的时候,自然也有了答案,只是有时候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这是美梦还是噩梦,就像有时候你说不出一个人是好是坏一样,人都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何况梦呢,人是客观的存在,梦是寄托在我们偶尔空闲的思维里。

鲜花开满了春天,花香已经遮盖住了香水的味道,我做了一个梦,与花并没有任何的关系,我起床去院子看望我的花儿,地上并没有多少花落,倒是朵朵娇艳的花在争风弄姿。梦里没有花开花落,此时花开遍布我整个的花园,只有几个残败的花枯萎在地上,我嗅着各种馨香的气息,仿佛我又醉了一样,好像我还可以做一个美梦呢。